“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

admin 2021-10-25

  文:白豫

  孙宇晨,90后,美国常青藤盟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北京大学学士,前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波场TRON创始人,移动社交应用陪我APP创始人兼CEO。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 CNTV中国互联网年度新锐人物,2015年成为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2015/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从要跟巴菲特吃饭,到如今的不要跟巴菲特吃饭。孙宇晨数千万花出去,买了个互不相见,然而如今的人们关心的是他如何在各大新闻之间闪转腾挪出一块自己的空间,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数字货币的大佬是如何一步步“成长”的。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1)

  当时年少春衫薄

  孙宇晨,1990年7月生于青海省西宁市。上中学时,父母把他带到了广东惠州,由于平时工作都比较忙,所以就让他上了一所寄宿制学校——惠州一中。没有父母的管束,又在一个不熟悉的城市,能够让孙宇晨得以慰藉的便是虚拟的网络世界。和所有逃课上网的少年一样,那段时间里,孙宇晨没事就装病请假,一个人溜去网吧上网。

  中学时期的孙宇晨在老师眼中是沉迷于网络的网瘾少年,成绩也很差,从来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学生”。孙宇晨浑浑噩噩的学业在中考的验证下暴露无疑,成绩在全班乃至全校来说都是倒数的,好在孙宇晨的父母很“努力”,孙宇晨跟头把式的总算是找了一所高中上。

  上了高中的孙宇晨立志不能再迷恋网络,立志跟互联网这个邪恶的恶魔斗争到底,立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2)

  事实正如孙宇晨说的那样,他成功摆脱了网瘾,对上网也不再感兴趣,但让他摆脱网瘾的却是另一种极其上瘾的东西——小说。整个高中生涯的前两年,孙宇晨能逃的课都逃了,能请假装病更是不在话下,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里看小说。小说中的刀光剑影、浓情蜜意、神幻瑰丽让他迷醉其中,不可自拔。而被孙宇晨忘在脑后的功课自然是一垮到底,每次考试都在全班垫底的位置。小说没有能教给孙宇晨足以应付考试的知识,却给他展现了书中人物的骄傲、倔强,还有强大的主角光环。这让他觉得他就是书中的主角,并认为接受“全面平庸”的应试教育近乎“奇耻大辱”。

  他当时在日记中写道:“有限的时间与精力无法覆盖诸多不擅长的学科,数学对于一个专于文史的人来说,真可谓是惨痛的悲剧。”孙宇晨独特的思考方式和思维逻辑也在小说的教育下慢慢成形,这跟他以后的行事风格很有关系,小说中的理念和行为方式慢慢成了孙宇晨的行为方式。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3)

  骑马倚斜桥

  在一次模拟考试中,按照学校规定,考试座次安排要按照上一次模拟考的成绩排次,所以成绩垫底的孙宇晨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考场,这次考试中学校的等级化仪式,让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内心产生了极度的挫败感。主角光环的湮灭让孙宇晨清醒过来,小说中的世界同样也是强者为尊,这一次挫败使得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好好学习的决心。

  从那以后,孙宇晨不仅改掉了逃课看小说的坏毛病,他还给自己定了严格的学习章程。虽然整个过程孙宇晨很痛苦,但他还是一直坚持到了高考。在孙宇晨的坚持下,他的成绩竟然一步步在模拟考试中上升到了600分左右,效果显著。但此时的孙宇晨又陷入了新的焦虑,在他眼中,小说里的主角都很耀眼,他的摸底考试600分的成绩当然不低,但也并算十分高,按照往年广东省的录取分数线来看,他很有可能考不上重点大学,但高考的日子却越来越近了。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4)

  就在此时,孙宇晨获得了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复试资格。当时距离高考还有6个月。但他还是毅然抛下所有顾虑,前往上海参加复试。在这次作文大赛上孙宇晨顺利地拿到了一等奖,还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程郁缀和招生办公室主任刘明利看中了他文章中所散发的理想主义气质,给予了他参加北大自主招生的资格——可在高考时于录取分数线下20分录取。这意味着,如果想考入北大,他还需要在剩下的5个月内将成绩再提高50分。次偶然的机会再一次给了孙宇晨考上重点大学的希望,那段时间他废寝忘食,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习,通过5个月的努力,最终以650分的出色成绩,成功考上北大。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5)

  满楼红袖招

  进入北大后的孙宇晨迅速成为了“校园意见领袖”。2011年7月,他和当时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就读的蒋方舟一同登上《亚洲周刊》封面。2010年底,孙宇晨申请提前一年从北大毕业,并于2011年秋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东亚研究专业。到达美国后,他自称在美国读到女作家安·兰德的著作,经受了“一场价值观的洗礼”,认为企业家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于是尝试各种门径迈进商界。为了进入商圈,孙宇晨开始选修沃顿商学院的课程,并加入宾大投资协会。

  文思泉涌的孙宇晨决定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新新青年》。2011年10月11日,名为《<新新青年>创刊号之老兵不死,一九四九》的日志出现在孙宇晨的推特中,他在回复网友的评论时也承认文章是自己所作。但随后这篇文章便被指认抄袭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沈诞琦的文章《一九八九的一百万》。当时《新新青年》编委会整体认为抄袭属实,向沈诞琦致歉”,已经在《新新青年》创刊号中删掉此文,并且通过邮件将实情告知收到PDF版刊物的个人和社团。

  但孙宇晨认为他并未抄袭,只是借鉴,拒绝道歉。不管孙宇晨如何坚持,也阻挡不了刚出生的《新新青年》还未来得及啼哭一声,就按住了自己的嘴巴——了。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6)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

  这位北大90后精英做事的标准,似乎与贾跃亭造车的路子如出一辙。“高调从事公关,公司经营却缺乏进展。”一些互联网金融人士曾表示。孙宇晨从不掩饰对名利的渴求,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可以说,那时他的名气远胜过自己公司的名气。他还喜欢露出明晃晃的奢侈品LOGO,因为“它们可以很直接地告诉对方我的实力,告诉他你可以跟我谈。”

  一位投资机构的人士还将孙宇晨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比如说他本来是100分,却精心包装成1000分的样子,只要这个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1000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也就是行话中的“做局”。2015年,孙宇晨进入第一期湖畔大学学习,成为了“马云”门徒之一,也就在这一年孙宇晨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利用媒体炒了个CP,举办了一场全国轰动的互联网婚礼众筹。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7)

  马佳佳是个会“来事儿”的人,加上身为“演员”的孙宇晨,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是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度,明眼人都能看出其实这就是一次典型的互联网闹剧,不管褒贬如何,孙宇晨确实达到了他的目的——成为网红,让自己更出名。最终孙宇晨依靠他高调的行事作风在创投圈做得风生水起,2015年3月还被被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录取,成为了首届湖畔大学里唯一的90后创业者。

  孙宇晨也凭借众多耀眼的成就成为了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先后三次登上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可以说在圈内混得有声有色。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8)

  此度见花枝

  2017年初,数字货币ICO成为了“创业风口”,创业青年孙宇晨果断开始了币圈“创业”——基于区块链的开源全球数字娱乐协议的数字货币“波场”。2017年8月22日12:00,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内容协议——波场TRON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TRON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孙宇晨早在7~8月间在上海、广东等多地组织大规模的造势宣传与线下路演活动,很多普通老百姓跟风而来。在此期间,孙宇晨更是在各大直播平台采用直播+拉群的方式,组建了几百个微信群对“波场币”进行营销宣传。

  8月中旬开始,财新、财经等主流媒体连续对ICO乱象进行报道,提醒投资人谨慎投资,防止被骗;多场与ICO与数字货币相关的行业会议被紧急叫停。特别是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防范各类ICO相关风险》的提示,提及ICO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闻到空气中“大棒降落”气息的孙宇晨加快了ICO脚步。原本定于9月9日进行“波场币”ICO,紧急宣布提前一周至9月2日进行。9月3日,孙宇晨于个人微博宣布,“波场币”正式完成ICO。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9)

  白头誓不归

  当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的时候,这个名叫波场币的小体量币种却出人意料的逆势上涨,2017年4月9日,波场币单价为人民币0.2352元,比起上线价格1分钱上涨了23.52倍,在数字货币市值榜排名第13位,24小时内成交额超过16亿元。94以后,全球数字货币市场进入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季度,孙宇晨也未能幸免。就在“波场币”完成ICO的第二天,监管就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ICO活动,并要求退币。

  当此时的孙宇晨已经靠ICO募集了大约4个多亿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宇晨还是将ICO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政策”。刚在国内退完币的孙宇晨马不停蹄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波场币的宣传活动。同年十月份,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刚开始的时候一枚波场币的市价仅为1分。但从11月底开始随着比特币价格连续走高,市场开始逐渐回暖,到了12月份,波场币的价格被拉升到2块钱。

  随着波场币的持续走高,有网友发现至少有超过50%的“波场币”存储在同一个钱包中。市面流通的“散户韭菜”的比例仅为9%,流通市值不足4500万元,完全与波场白皮书分配计划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波场币”被某个或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孙宇晨割散户的架势早早就摆好了。

  “币圈贾跃亭”孙宇晨,“究极奋斗”,从一个学霸成了暗黑大佬(图10)

  而又有网友发现孙宇晨的钱包交易记录显示,其钱包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币安等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这样的行为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孙宇晨换掉了60亿波场币,按照当时的币价来算,孙宇晨了120亿。不过随后孙宇晨发表消息辟谣,事实如何,没有人知道。或许孙宇晨是清白的,或许他就是人们想象的那个人。

  后记

  孙宇晨年轻、健康、帅气,他或许想像小说中的主角一样成为一个盖世英雄,但在别人眼中却他却成了一个妙手空空,踏雪无痕的韭菜收割小能手成为了名贯大江南北的“孙一刀”。

  本文由不凡智库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举报/反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